私募“跑路”风波持续:3家上市公司“中招”,7.2亿仅收回4768万,这家信托今日郑重声明!信托产品

作者: 小王 2023-12-01 13:45:29
阅读(43)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陈嘉玲北京报道杭州30亿量化私募风波持续发酵,多家信托公司身陷其中。继信托公司被曝产品踩雷、开启自查摸排之后,又一家信托公司发布郑重声明。11月26日下午,国通信托就英洛华(000795.SZ)、横店东磁(002056.SZ)的相关信托产品发布声明。此前,这两家上市公司均发布公告披露,其通过国通信托设立的信托产品,均投向了杭州瑜瑶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杭州瑜瑶”)发行的瑜瑶私享5号私募基金,可能存在无法按期兑付或全额兑付的风险。对此,国通信托在声明中表示,上述信托不设预期收益率,底层资产、咨询服务方等信托要素均由委托人指定我司确定,且设立时我司在信托文件中对底层资产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了充分的风险揭示(包括但不限于底层私募基金管理人,咨询服务方存在监管处罚等相关风险)。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已有3家上市公司公告踩雷“跑路瑜瑶”,投资金额合计达7.2亿元,目前仅收回4768万元,涉及国通信托和外贸信托两家公司。此外,早前已有百瑞信托、云南信托身陷风波之中。上市公司“中招”,共计7.2亿杭州瑜瑶、深圳汇盛引发的私募基金跑路事件,震动了整个资管行业。11月14日晚间,北京华软新动力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软新动力”)发布声明称,公司管理的最终实际投资至深圳汇盛私募证券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汇盛”)的部分私募基金产品,因深圳汇盛发生违约行为导致兑付困难。随即,证监会也宣布了对杭州瑜瑶、深圳汇盛等私募机构立案调查。截至目前,已有3家上市公司先后披露投向杭州瑜瑶、杭州汇盛的信托产品无法兑付。国通信托在上述声明公告中披露,横店东磁和英洛华全资子公司委托公司设立的国通信托·盈瑜一号单一资金信托(下称“盈瑜一号”)、国通信托·天瑜四号单一资金信托(下称“天瑜四号”)分别于2022年11月24日、2023年1月18日成立,信托规模为3亿元和1.2亿元。11月24日,横店东磁发布的《关于信托理财产品到期赎回相关事宜的公告》显示,公司以3亿元自有资金投资的盈瑜一号,于今年11月24日到期,目前仅收回1,375万元。也就是说,横店东磁收回的金额不足当时投资的5%,其余可能存在无法按期兑付或全额兑付的风险。同日,英洛华也公告称,全资子公司于今年1月18日向国通信托认购了天瑜四号,投资金额为1.2亿元,期限为12个月,预期年化收益率为5.35%。目前收回436.92万元,其余款项可能存在无法按期兑付、无法全额兑付的风险。上述两家信托公司均是通过国通信托投向了杭州瑜瑶发行的瑜瑶私享5号私募基金。更早前,11月19日晚间,郑煤机(601717.SH)发布公告称,经过对所投产品的持续跟踪以及近期市场舆情,公司关注到通过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外贸信托)投向华软新动力的3款信托产品存在无法按期兑付、无法全额兑付的风险。根据郑煤机的公告,该公司于2023年5月29日至5月31日先后购买三款信托产品,包括外贸信托-华软新动力精选1号单一资金信托、外贸信托-华软新动力精选2号单一资金信托、外贸信托-华软新动力精选3号单一资金信托,认购总额3亿元。这三款信托产品的受托人为外贸信托,投资顾问为华软新动力,投资期限为1年,预期年化收益率为5%。“经公司与受托人、投资顾问沟通,公司已提前赎回信托1号产品的信托资金2956.34万元。”郑煤机方面表示。也就是说,截至目前,已有3家上市公司披露“中招”,涉及两家信托公司的5只信托产品,投资金额共计7.2亿元,仅收回4768万。上述三家上市公司均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表示正在积极准备相关材料,必要时将采取法律诉讼措施等其他维权手段,最大程度减少公司的潜在损失。产品“多层嵌套”、劣后增信从郑煤机披露的公告来看,受托人外贸信托根据投资顾问华软新动力的投资建议,其所认购的三只信托产品定向投向汇盛资产量化对冲4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下称“汇盛量化对冲4号”)。华软新动力是市场上管理规模较大的私募基金公司。该公司旗下部分FOF(基金中的基金)产品投资了汇盛私募的产品,后者自称是“量化对冲策略”,实际上却将资金投向了杭州瑜瑶旗下的产品。本报记者多方采访获悉,华软新动力涉及的产品中,部分系借助信托公司发行的TOF(基金中的信托)产品,即一种专门投资信托产品或基金产品的信托产品。从相关截图显示,“(华软)新动力投资了杭州汇盛,再下投至杭州瑜瑶,再下投磐京,投前的估值表和投后的业绩全是假的。”并且,根据截图可以看出,相关产品出现“多层嵌套”的颇为复杂的投资链路:一是,国企或信托投资人→华软新动力→汇盛私募→杭州瑜瑶→磐京;二是国企投资人→信托→杭州瑜瑶→磐京。从产品投资结构来看,根据目前监管规定,私募产品的监管要求为嵌套两层,即国企或信托投资成立资管计划为第一层,华软新动力作为FOF投资汇盛私募为第二层。“那么汇盛私募怎样下投给杭州瑜瑶,再下投至磐京,在这个过程中为何能绕过托管人呢?”某信托公司一位资深人士对本报记者指出,大家猜测汇盛可能是通过股权投资的方式把钱投给了杭州瑜瑶。这整个过程里面,可能存在恶意欺诈,也可能存在托管人未尽责履职或者内控制度不健全等问题。除了产品出现多层嵌套的情况,横店东磁和英洛华的公告还透露了,杭州瑜瑶在其中提供劣后资金增信的情况。据横店东磁此前披露,瑜瑶基金的实控人在信托产品成立时预先打入7500万元劣后资金,作为该产品信用增级。英洛华的公告亦显示,杭州瑜瑶同样为该笔信托投资提供了3000万元的劣后资金增信。横店东磁公告显示,横店东磁、国通信托和瑜瑶基金的实控人三方还签署了《国通信托·盈瑜一号单一资金信托资金支持协议》,由瑜瑶基金的实控人作为信托资金支持权利人,资金支持权利人提供的支持资金计入信托财产,但不计入信托份额。而根据合同约定,在信托产品触及预警线或止损线时,资金支持权利人(瑜瑶基金)有权选择是否提供支持资金,若其未行使提供支持资金的权利或不能及时、足额提供支持资金导致信托财产发生的损失,由信托财产承担。不过,在信托产品触及预警线或止损线时,若瑜瑶基金未能在规定时间内提供支持资金或提供支持资金不足的,横店东磁有权指令国通信托赎回部分或全部信托财产份额。此外,据第一财经此前报道:深圳汇盛、杭州瑜瑶幕后操盘人都是磐京投资实控人毛崴。目前,毛崴已被带走调查,杭州瑜瑶股东、基金经理杨泽斌也已被带走。牵扯多家信托,机构紧急排查伴随着“杭州30亿量化私募跑路”事件冲击的持续蔓延,截至目前,已有百瑞信托、国通信托、云南信托、外贸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身陷风波之中。关于两家上市公司所披露的产品踩雷情况,国通信托11月26日在声明中表示:“我司知悉上述信托计划所投底层私募基金出现异常情况后,已及时就相关情况向委托人进行了风险披露,并按委托人指令对底层基金产品进行了赎回操作。同时,我司本着审慎原则,对所有涉及私募基金的业务进行了全面风险排查,并向监管部门进行了报告。”云南信托方面此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应称,针对公司个别TOF产品合作方涉嫌违规的传闻,公司进行了排查。经核实,公司已经严格依照信托文件的约定全面履行了受托人职责,TOF相关产品的投资操作均遵循投资者意愿,并按照其指定的投资顾问指令执行。后续,公司将按照信托文件约定和投资者意见采取相应措施,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云南信托相关人士还透露,云南信托所涉项目为资产管理服务类项目。更早前,百瑞信托发布公告称,公司从未与华软新动力、杭州汇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杭州瑜瑶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及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开展过任何形式的业务合作,公司历史及存续信托产品也从未投资上述机构的任何产品。某信托公司一位业务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公司此前曾与华软新动力有过合作,但项目早已到期结束。尽管如此,在“跑路”事件发生之后,公司对所有的FOF、TOF项目进行了紧急排查。“不只是我们,不少的资方、管理人和托管方都开始自查自纠摸排风险。”实际上,前有“杭州30亿量化私募跑路”仍在发酵,后有人传言国内三大量化私募被查封账户暂停备案,相关事件牵动着众多投资人的神经,核查底层资产真实性已经成为市场最为关注的事情。据了解,多家私募机构已经发布相关声明,并做出排查底层资金投向情况的举动。上述信托公司业务人士还表示,“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次风险暴露对FOF的长远发展而言,是一件好事。私募“跑路”风波持续:3家上市公司“中招”,7.2亿仅收回4768万,这家信托今日郑重声明!信托产品尤其是现在信托公司纷纷转型,刚刚开始做FOF。”